财新传媒
随笔|如果没有《教父》

随笔|如果没有《教父》

2022年05月21日

《教父》的影响早已超出黑帮文化的范畴,进入到政界、商界、媒体界乃至娱乐界,变成一种文化硬通货。哪怕电影已上映半个世纪,也依然像极了资本主义美国的缩影

专栏|男孩女孩,谁在被打压?

专栏|男孩女孩,谁在被打压?

2022年05月21日

虽然男女平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但是,至少我们得承认,在高等学校里,读书的女生已经显著多于男生

专栏|遗赠风波

专栏|遗赠风波

2022年05月21日

如果房产按照继承比例分割,每套房子的共有产权人都会由若干不同的家庭成员组成。这给房屋未来的使用、交易和分配带来了极大障碍

乐此不疲|夜间的游戏和爱好

乐此不疲|夜间的游戏和爱好

2022年05月21日

16世纪的彼得·勃鲁盖尔画过一幅《儿童游戏》,里边有八九十种游戏,从其成熟和壮观的程度看来,自是流传有年

专栏|孩子们也被绕进了战争

专栏|孩子们也被绕进了战争

2022年05月14日

俄罗斯出兵乌克兰两个半月,40万乌克兰难民来到了德国,其中一小半是儿童。心理学家也说不清,他们需要多久才能变回战争前的模样

专栏|再说默认值

专栏|再说默认值

2022年05月14日

提醒别人“正确”使用“的地得”的人,可能很多还都保有21岁的生猛,还都保有若干奢望,还没被生活缓慢锤过

徐泓|风雨如晦 暮鼓沉钟

徐泓|风雨如晦 暮鼓沉钟

2022年05月14日

杨晦先生和冯至先生是终生的挚友。两家都住在燕东园,杨家在桥西,冯家在桥东。无论外面的风云如何变化,两人之间推心置腹,谈学论道,君子之交始终依旧

专栏|当生活变得支离破碎

专栏|当生活变得支离破碎

2022年05月07日

致敬那些所有在疫情中创作的人们,不管他们是写作、歌唱、摄影、绘画、编舞,还是任何出乎想象的创作方式

随笔|人猫不了情

随笔|人猫不了情

2022年05月07日

他们举起猫爪,对掌击节耍了几下,好像是玩游戏,又像是欢迎仪式,我儿子的心立马就被他们俘虏了。我么,惊讶得失了声,没有见过这么神的猫,还知道表演

专栏|陈平奇计费猜详

专栏|陈平奇计费猜详

2022年04月30日

不平等的和平,正是汉武帝之前汉匈关系的主调。比起美女恐怖主义来,政治屈服才是真正的羞辱,所以司马迁说:“其计祕,世莫得闻”

科学|海藻与女性的两个世纪

科学|海藻与女性的两个世纪

2022年04月30日

女性海藻猎人的成就受到了同行的肯定,而她们带给后来者的勇气和启示更毋庸置疑

随笔|冰山下的海明威

随笔|冰山下的海明威

2022年04月30日

很长一段时间,“海明威的公共形象一半与他的小说相连,而另一半则与他最小的儿子联系在一起”。格雷戈里的人生经历,堪比海明威最精彩的小说,当然也更具悲剧性

张斌|奔跑,运动员的宿命

张斌|奔跑,运动员的宿命

2022年04月23日

大运动量悄然褪去,与身体一向保持的友好感受也随之消逝。以往靠冲刺和对抗便可获得,如今要想重新唤回,只有重新奔跑起来

专栏|与鸟儿共享一片花园

专栏|与鸟儿共享一片花园

2022年04月23日

更多种类的鸟儿已经来到城市社区花园,在我们身边的树木、灌木丛和草地上落脚,我们的公共政策做好迎接这些自然的精灵的准备了吗

随笔|让孩子们成为有根的人

随笔|让孩子们成为有根的人

2022年04月23日

没有说教,没有灌输,都意在引导学生观察生活、认真思考,发现家乡的丰富。这才是教学应有的样子

刀尔登|和彼特拉克一起爬山

刀尔登|和彼特拉克一起爬山

2022年04月16日

登山的乐趣因人而异,但总有些共通的地方,就像我们哪怕对彼特拉克的精神生活没有共鸣,他登山的过程对我们来说仍然是容易想象的

专栏|是否要告别托尔斯泰?

专栏|是否要告别托尔斯泰?

2022年04月16日

我还要重读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也想听纳瑞贝科唱《图兰朵》。对人性的理解,对正义的追寻,对苦难的慰藉,不都在这些东西里吗

专栏|防“渣”有道

专栏|防“渣”有道

2022年04月16日

一份好的遗嘱,第一性原理不是发生争议后能否打赢一场诉讼,而是要让逝者无遗憾、生者无纷扰

随笔|新世代剪影与文化硝烟

随笔|新世代剪影与文化硝烟

2022年04月16日

在我看来,文化之争二十年内不会消停。直到拉杜卡努这代人成为社会中坚,而上一辈人凋零老去,芳林新叶催陈叶,曾纷争不息的那些命题,恐怕已从树梢飘落化为泥土了

专栏|“我一无所求,我一无所惧”

专栏|“我一无所求,我一无所惧”

2022年04月09日

卡赞扎基斯是一个极为真诚的人,他说,当我写作时,我的手指蘸的不是墨水,而是血液。我觉得没什么比这更贴切:一个无畏的灵魂

专栏|大小之间

专栏|大小之间

2022年04月09日

人小小的,山水树木大大的,这样才是好比例,看着才舒服。然而这一比例在城市里颠倒了。钢筋水泥越来越大,人也相对越来越小

随笔|人间二老神仙侣 教我如何不想他

随笔|人间二老神仙侣 教我如何不想他

2022年04月09日

赵元任夫妇庆祝金婚,赵师母赋诗一首道:“吵吵争争五十年,人人反说好姻缘。元任欠我今生业,颠倒阴阳再团圆。”赵先生二话不说,写下十四字明志:“阴阳颠倒又团圆,犹似当年蜜蜜甜”

专栏|司马迁为汉朝遮丑

专栏|司马迁为汉朝遮丑

2022年04月02日

司马迁回避细节,不想让冒顿单于的“妄言”流传万世。那时汉匈战争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,也许这是他不肯揭开汉朝伤疤的原因

洪晃|女儿择校

洪晃|女儿择校

2022年04月02日

钱越多选择就越多,选择越多决定就越难做。一个只会考试的孩子会做人生选择吗?可能人生的课不是争取更多的选择,而是学会选择

随笔|教我如何不想他——记赵元任先生

随笔|教我如何不想他——记赵元任先生

2022年04月02日

在上个世纪四分之三的岁月中,他踪迹遍四海,所闻所见,他感兴趣的都一一笔录在案,长短不一,翔实可考

##########
<dfn></dfn>
    <dfn id='ChvjgTL'><s></s></dfn>
      <sup id='DVm'><dfn></dfn></sup><l id='cPtai'><marquee></marquee></l>
      <s id='At'><label></label></s><fieldset id='SKJnjIi'><font></font></fieldset><strong id='FcAE'><option></option></strong>
        <kbd id='OuHPVOPt'><del></del></kbd>
          <center id='eYLWl'><cite></cite></center>
          <strike id='cr'><small></small></strike>